行业资讯 分类
警力向基M6米乐层倾斜

  此前,有市局领导想改革,但人事干部说,这是谁谁谁的人,那是谁谁谁的人,不好动

  “连偷牛的案子都破不了。”3月18日下午,被问及基层警力现状时,重庆律师周立太如此感叹。

  周立太介绍,按照规定,1万人至少要配2名警察。以其老家开县岳溪镇派出所为例,辖区6个乡,人口9万,协警全部清退后,警员只有9个,缺口严重。

  基层警力不足,市局机关却臃肿而又人浮于事。周立太介绍,光市局里就有几百个处级干部。

  某位市局民警曾这样介绍一些处级干部一天的“工作”:9点到办公室,先拖地,后泡茶,再看早报,M6米乐然后去领导门口晃悠一圈暗示自己来过,随后11点后去食堂吃饭。下午2点半上班,看晚报,5点半下班。

  这名民警介绍,市局中一些人业务素质极差,不会用电脑,年终总结也不会写,这种状况甚至连警队内部人都看不下去。

  另有知情者透露,此前,曾有市局领导察觉处级干部人浮于事,找到人事干部了解问题,“对方说,这是谁谁谁的人,那是谁谁谁的人,不好动了”。

  该知情者介绍,2008年,刚调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一职,便重点研究警力向基层倾斜的课题,长时间的基层调研、走访,全面摸清了底,“不是拍脑袋的行为”。

  对参选警员及市局直属单位警员,上不去的就下基层。西南政法大学行政系教授唐尧认为,这样由上而下地选拔,最后落选的人自然会流向基层。

  有观察者认为,“不听话”或“不成事”的处级干部流向基层,是机构改革中顺理成章的事。

  “身为警察,连法理、专业、现代观念都不具备,还怎么当好警察呢?”汪力表示了怀疑。

  几年前,汪力等学者为重庆市局警员上课,从专科班、本科班,一直带到研究生班。

  汪力介绍,一个200多人的班,绝大部分是科级以上干部,副处以上干部约占1/3。而他们的学历,1/3初中文化,1/3高中文化,“他们不是内勤、勤杂工,都是警官啊”。

  尽管考试相对严肃,但究竟学到什么东西,汪力不敢奢望,“也有研究生课程的结业文凭,虽然他很能干,但他有那文化水平吗?”

  据汪力了解,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警员在这次公开竞岗中表现积极,公安系统内他所带的学生,大多参加了竞聘。

  而几位身处基层、年龄较大、学历较低的警员感到压力很大。有警察向汪力抱怨说:“以前也看文凭,但这次是来真的了。”

  唐尧教授也认为,这次竞职有利于专业人才脱颖而出,有助于提升警队整体素质。

  近日,有媒体报道了此事。当晚6时,胡亚不良信息被删除。次日,负有直接领导责任的巴南区公安分局局长余兴民被停职调查,两名民警被刑拘,另有3名办案民警被停职调查。

  2008年,周立太与人发生冲突,百米外的派出所,就是不出警,半小时后来了一个治安员,喝了杯茶,走了。

  改革开始后,有次周立太看到街头出现广告,打电线分钟警察赶到现场处理。

  “它不搞开除、没有辞退,不搞干部终身制,有什么不对?”周立太认为,不应非议改革本身,只要有利于打击和预防犯罪,都是必要的。

  好评之外,也有人认为,此次改革未触动权力过于集中、缺少强力制衡的警察体制,即便全部换血,也不能保证队伍免受污染。

 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沈岿撰文称,对于真正需要整顿的警察,本应予以行政处分或刑事处罚,而非免职或所谓的“解任不解职”。沈岿主张,建构反映现代法治文明的、多渠道、多层次的权力分立与制衡,才能防微杜渐。

  重庆一名学者认为,这次换岗,更换处级干部主要是权力洗牌,确保上行下达;更换科级干部主要是提升警员素质,增强实战能力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23 M6米乐(中国)官方网站-IOS/安卓通用版/手机APP 版权所有 非商用版本

鲁ICP备2020039570号-1